道指期货配资

正文 番外篇:(四P)幸福的午后值日(终)

作者:谁腐啦
    .

    「丁奕歆还真可怜,居然晕了过去,是不是身子弱啊」

    「没有啦,她只是白得像生了病一样,其实身子不弱的。」叶子橙又道:「而且你们两刚才在外面吵架时,我们就已经在做了。我想她可能是累了吧。」

    「少了她又怎么样」方媛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我可以一人分饰两角。」

    李可薇不屑地嗤笑:「就算再少了你也不碍事对我来说,连续大战三天都不成问题。」

    老实说,被这么多个中国股市 抢巴吃,还真是人间妙事。叶子橙心裡感慨。

    叶子橙猥琐地对李可薇说:「好啰,就先别担心奕歆了。可薇,你先过来吧。」

    李可薇娇媚一笑,对方媛投去一个胜利的眼神,接著便躺在叶子橙面前,张开了自己的腿,露出沾满爱的小洞。

    叶子橙刚才替丁奕歆玩,听了半天她的叫声,老二早就颇是神地站了起来。这下一看见湿润的小,本就衝动得只想马上衝进去胡捣一番。而叶子橙也正巧从不是会忍耐慾的人,一个俯身便刺了进去。

    「啊真」

    听著李可薇满足地感慨出声,叶子橙瞄了方媛一眼,又转头问她:「可薇,人家方媛刚才替你舔,你总不能让人家呆杵在那吧」

    李可薇闻言,脸上浮出了一些嫣红,但嘴上还是讲得不情不愿:「呃好、好啦」

    方媛稍微愣了一会,脑袋里努力回想起刚才李可薇坐在自己脸上的姿势,然后也跟著做了一遍。叶子橙看著她的动作,不得不佩服她身为资优生的天资聪颖,模仿得果然十分到位,几乎是把自己的部都刚好贴在李可薇唇上了。

    等到方媛就了定位,叶子橙也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李可薇的小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虽然从国中就是个千人压的货,但那真也可谓是名器了,一紧一鬆的把人伺候地很是周到。

    而她上头的小嘴也开始勤快地舔弄起方媛的小,不过却像以怨报德似的,人家刚才明明很温柔地舔她,她现在却暴得很,弄得活像是方媛流著水的小鲍里也藏著一在顶弄著似的,惹得方媛声连连,两人的叫声又再度於空气中交错。

    「嗯啊爽透了子橙啊好老公啾把小骚都嗯呀干得喷水了呀啊啾」

    「唔再重点嗯好啊好舒服嗯」

    「嗯好老公巴真大啾啊啊好会嗯要啾要被你上天了啊呀」

    李可薇把方媛的小舔得乱作响,但她和叶子橙之间的交合声也不落人后。当柱入满是汁水的骚里时,柱身就会被那骚水给润滑出声,而拔出外时,也不会例外,总会荡地发出一节啵的美音。

    「好老婆,还真是骚到骨子裡了,小咬得这么紧,万一把老公的夹断了怎么办」

    「嗯啊不会不会夹断的嗯骚最爱老公的啾老公的大了想要被大到死为止啊才捨不得夹断嗯呀啾大」

    妈的还真是浪货一个被到死这种话也讲得出来叶子橙立刻抓住李可薇的细腰,疯狂肏干起来,得李可薇尖叫不止。但这样也只是刚好而已,要是可以的话,叶子橙还真想把她关在教室里一整天,干到她哭著怀上他的种为止。

    「嗯啊太了太爽了啊啾嗯好老公啊啊动得好快啊美死了啾要顶到子了啊啊」

    一边被叶子橙的大肏著,一边又要替方媛口交,极大的刺激让李可薇不安地扭动起来。叶子橙压制住她的手,公狗腰勤快地顶入湿滑的道,这下李可薇是真的被他得魂都飞了,连要替方媛口交都忘了。

    「骚老婆老公就是要顶到你的子口,让子别游得那么费力,随便一喷就能到你怀孕」

    「啊好顶到子口哈啊把我干到怀孕嗯呀干到死为止啊骚老婆就是生来要啊啊啊生来要被老公干怀孕的呀啊」

    言语上的欺凌加上猛烈的动作,李可薇这次很快就被叶子橙顶高潮了。她嘴裡边吐著浪语,边大口地喘著气,小一紧,双腿直觉地想要合起,但叶子橙不准,硬是扳开她的双腿,先是轻轻碰触了几下柔软的内壁,紧接著又大力抽干起来。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流过全身,身体突然变得很奇怪,难受里却又藏著一丝爽快。李可薇哭叫起来:「不不要不要啊啊不行我受不了好奇怪啊」

    但是叶子橙哪会顺这个小骚货的意只怕他真的不她了,她还会反过来吮他的大叶子橙抬起她的腿,往道的更深处的捅去。

    「啊天啊怎么会嗯好舒服嗯啊不行了又要被老公呀到高潮了嗯啊啊不要呀」

    李可薇就这么硬生生地被到第二次高潮。她依旧全身颤抖,但心裡清楚,这和第一次的感觉截然不同,被佔有的快感竟让战慄的感觉维持了将近一分钟,逼得她近乎崩溃。

    当叶子橙拔出时,他也发现方媛早就已经从李可薇的身上退开了,正在给自己手。让叶子橙不禁感慨了一会儿,即使是李可薇,也毕竟是个女孩子,被的时候,自己爽都来不及了,哪还顾得了人家

    於是叶子橙便一把拉过方媛:「小骚货,刚才都忽视你了,现在就让好老公来满足你。」

    方媛马上就答应了,春心荡漾地偎进他怀裡,平庸的脸上竟浮出一丝媚意来。叶子橙到底也是个尊重中国股市 的男人,还考虑到方媛,打算玩她喜欢的后进式,於是要她跪在地上。方媛倒是也很乐意,不仅真的趴在地上,还伸手掰开小,对叶子橙说:「欢迎老公嗯来骚货的小浪。」

    叶子橙心裡对她的荡恨得牙痒痒,但却又同时享受著。他扶著,顶进了湿滑的骚,新的一轮活塞运动再度展开。叶子橙动著腰,心裡一想到方媛光是今天,就不知道自己玩了几次这个乱的小,他就恨不得替全天下的雄动物好好教训这个货

    但方媛似乎也被教训得心甘情愿,嘴里浪话不断:「嗯啊真舒服比手啊舒服好多嗯好啊真爽」

    「浪货老公的当然了,少说也比你的手指上好几倍,不然要怎么把你干舒服了」

    「啊嗯对老公的啊干得小好爽好舒服呀啊啊」

    叶子橙扶著方媛的屁股,腰动得厉害。方媛双手撑著地,闭著眼、皱起眉,鼻息全乱了调,像是无力承受著后方的攻击,但嘴上喊的叫的,却又让人有完全相反的感受。

    「呀啊啊好老公啊太了嗯啊得人家爽死了啊小骚都麻了呀啊」

    中国股市 的浪叫归浪叫,偶尔还是会夹带著真实的。方媛刚才才给自己手呢,被大这么一搞,还真的都被麻了。她低著头,乱地浪叫起来,语气中还带了几分的哽咽。

    叶子橙听了,调侃地问道:「骚老婆,小浪是不是要被老公的大巴翻了要被到高潮流汁了」

    他说著说著,又俯下身,硬是狠狠连干了好几十下,干得方媛口水都来不及嚥下,靡地掛在嘴边:「啊啊是骚老婆要被老公翻了啊啊小浪也想要啊喷水出来了呜呜」

    叶子橙哼笑一声,低下头,亲吻她的背脊。做爱从来都是一件很神奇的事,能让平常看来无关紧奕的亲吻,发挥最大功效。方媛娇躯一震,爱从娇媚的壁中大量流出,打湿了。

    「嗯啊啊啊天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太了人家受不了了要被大干到去了哼啊」

    方媛仰起头,长发向后一甩,面色痛苦,却爽得发颤。叶子橙在她体内猛力衝刺一番,说道:「好老婆,老公这就把都给你,让你怀孕」接著滚烫的便犹如万箭齐发般,全都喷进了方媛的氾滥著骚水的荡小里。

    方媛瞬间就被他干得整个人都失了神,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哦,你们总算干完了。」李可薇笑了一声,怀裡还抱著不知道何时转醒的丁奕歆,「你们吵得震得把奕歆都弄醒了呵呵,子橙,我们总得弥补她吧。」

    李可薇说著,便把丁奕歆放到叶子橙怀裡。叶子橙其实有点不太确定要不要继续做下去,毕竟人都被他昏过一次了,但到底还是得看丁奕歆的意见:「奕歆,你还想不想做」

    「我咳」察觉到自己沙哑的声音,丁奕歆红著脸清了清喉咙,羞涩地点了头:「嗯还想还想要老公的,奕歆想被老公再晕过去。」

    还真是浪得连叶子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既然老婆都开口要求了,做老公的哪还有拒绝的道理他让丁奕歆平躺在地上,同一时间,所有人就都像达成了共识一般,六隻手都上了丁奕歆白皙的身子,有的头、有的敏感的锁骨,有的甚至上了腰际。

    丁奕歆被得眼神都迷濛了起来,她抬起腿,勾住叶子橙的腰:「子橙我要」

    叶子橙看她这副德,哪还捨得让她等马上就把又硬得不得了的了进去。

    「呜啊嗯啊」

    可能是被閒置了太久,丁奕歆的小有些乾涩。叶子橙怕伤了她,也就先待著不动。但方媛和李可薇可就没像他一样了,尤其是那捏著尖的手,可说是完全没有亏待她,对那两朵红蕊又扯又捏,像要把它们都玩到坏似的。

    丁奕歆看似难耐地唔咽地叫出声。从头传来的刺激感,让她的小又再度流出水,湿淋一片。

    「嗯子橙可以了可以动起来了」

    叶子橙了丁奕歆大腿内侧的嫩:「知道了,小货,老公这就来把你给爽了。」

    体内的再度復甦,猛力驰骋,力道依然,次次抽传来的快意让丁奕歆全身酥软。而上方的头,也让方媛和李可薇各分一边地,伺候得舒畅极了。

    「啊好嗯子橙老公呀把得好深啊把小都破了」

    「那要怎么办老公就是控制不了力道,只能得这么深,如果真的把你的小骚破了怎么办」

    「唔嗯那那就算了啊就把我的嗯啊小骚破好了呜呜老公的啊好好大被死了也值得呜嗯」

    这小浪女只知道尽说些刺激人的话就算今天真的被死了,也只能怪自己了叶子橙拉高她的腿,大以可怕的速度在小中摩擦,热得烫得让丁奕歆只能尖叫著发洩过大的快感。

    而在一片混乱中,方媛也将手指入丁奕歆的嘴里,把丁奕歆的呻吟搅得模糊起来。但丁奕歆却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嘴里被人著手指,让叫声几乎发不出来;前渴求关爱的尖,也被人时轻时重地揉捏著,而最飢渴的下身更是被硕大的柱身塞得满满的

    每个希望受到凌虐的中国股市 ,心裡都会有一种想被强姦的欲望,更不用说是丁奕歆了。即使手里还著手指,她的叫仍然不绝於耳,可见她有多么耽溺於这场爱中。

    「唔嗯啊嗯哼嗯嗯」

    忙碌的小嘴中含著手指,无法正常吞嚥唾,使得丁奕歆大半的津都流出了嘴外,滴到了地板上。就好像一隻被集体强姦到失禁的母兽,被庞大的欲和快意衝击到崩溃,连吞口水的本能都忘了一样。

    「方媛,我想听听她的浪叫声,看看她被干到最后会说出什么话来。」

    方媛应了声好,便抽出了手指,上头全是丁奕歆的唾。丁奕歆看著方媛,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副依依不捨的模样,但很快又被身下的吸引了注意。

    「嗯啊爽死了嗯老公好哦小要爽翻了嗯人家人家还要手指来啊求求老公」

    「傻老婆,老公就是要听你的叫,才让方媛抽出来的你要是嘴巴给人了,老公还怎么听」

    丁奕歆欲求不满地哭了出来,颇是难见地耍起脾气:「不管嘛啊老公反正老公平常也听惯了啊人家要嘛」

    叶子橙对一边的方媛说:「千万别理这个浪货只不过给了她一点甜头,就想往人头上爬」回头又对丁奕歆骂道:「今天我就算尽人亡,也要再把你这个欠干的货给晕过去」

    儘管是再怎么脾气好的人,在某方面也会特别固执,丁奕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即使叶子橙都说了不给她,她还是哭闹著祈求,吵得叶子橙直往她的敏感点顶去,而李可薇和方媛也用力地搓揉著她的房和尖,非要让她搞到忘了这回事。

    而果如预料之中地,被快意席捲的丁奕歆,也逐渐配合了起来。只见她鼻子一抽一抽地呻吟道:「呜啊你们啊不要这样我会受不了嗯啊太快了我会不行的呜呜小又要啊」

    小又要怎样迟迟没能说出口。丁奕歆不安地扭动起来,嘴里一张一合,像有什么话想说,但到最后往往吐出的也只是叫声。但是叶子橙知道,虽然也只不过过她几次,可是他还是知道,她现在的一切意味著什么。於是他加速了跨部的速度,奋力让每一次的进出都使小能爽得吐出水来。

    丁奕歆被干得瞬间就仰起了头,鼻音和眼泪同时间都被催促了出来。脑中一片空白,过大的舒畅感逼得她近乎崩溃,疯狂地尖叫出声:「哈啊嗯不要了太深了啊啊真的要不行了嗯啊求你们不要不要呀啊啊啊啊──」

    丁奕歆的呻吟直到最后,几乎都只剩下气音。她双眼翻白,打了足足一分钟的颤,小紧缩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紧绷著体内的巴,爽得叶子橙忍不住就在她身体里了,一道一道全烫在她敏感的壁上。

    谁都没有想过,丁奕歆到了最后,还真的会又被晕了过去,更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是被巴晕的,还是被给烫晕的。

    叶子橙重重地呼了口气,分别看了方媛和李可薇一眼,竟是相视一笑。他一边搀扶起丁奕歆的身体,一边看著这教室满地的、水和唾,还有满地的衣服,嘆了口气,可是到底想一想,也挺值得的。

    .
登陆7z小说网(www.shpz166.cn)阅读《爱到死不如做到死》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shpz166.cn]

珍时汇好策略

今日绍兴头条新闻

伞形信托股票配资

柳州股票开户

桐城炒股开户

投融界

上海配资

金牌配资

国内在线配资

股票配资业务